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天地 >> 文章正文

[评论]自然美:关于徐志摩及他的几首诗

上传时间:2009年07月21日 16:10:23    阅读次数:

自然美:关于徐志摩及他的几首诗

2001汉语言文学乙班 董建树

几十年来,徐志摩——这个单纯追求爱、自由、美的诗人,一直以他洒脱的诗风以及灵动的思维,让后人难以望其项背。徐志摩是诗坛的怪才,他的一生奇谲瑰丽而又充满诗情画意,“他是那样一个劲地在动、在爱、在飞、在落,那样奇妙叵测,那样丰富多采!”(《五四文坛点滴》)。他的一生是一团火、一阵风、一首诗,而他的诗又是“跳着溅着不舍昼夜的一道生命的水”(朱自清《中国新文学大系•诗集•导言》)。

在徐志摩的身上,中国传统文化和西方浪漫主义思想的中西合璧现得淋漓尽致,他的脐带连接的是上流社会和欧美文化的胎盘。但是正因为他的单纯追求,他的横溢才华,以及他在中国现代文坛上不可动摇的地位,几十年来,对他的评论始终褒贬不一。很多评论者认为他“某一时刻的超脱和飘逸并不能解决他因脱离实际而带来的烦闷、消沉”,“对灾难深重、风雨飘摇的中国视而不见”,“这是徐志摩的消极方面”。(《中国现代文学名篇选读•〈再别康桥〉》)。

然而,当我们纵观人类发展的千年历史时,我们可以发现,作为一个个体,一个人,他在强大的历史前进力量面前是多么地渺小啊!那么,我们又何必对一个诗人那么苛刻呢?而当我们换一种眼光,却可以在徐志摩的诗歌中,深切地品味出自然美、艺术美、意境美,我们的思想也可以随着他的思维飘逸飞翔。

《再别康桥》是他的代表作,在这首诗里洋溢着深远的意境美,一草一木总是关情。“河畔的金柳”,“波光里的艳影”,“软泥上的青荇”,“榆荫下的一潭”,总是贴然入诗。在徐志摩的诗间,让人深切地引起了共鸣。在徐志摩的笔下,一草一木都是隐喻,万事万物尽含禅理。

康桥的生活是徐志摩一生中最为难忘的时光,在康桥,他与他的挚爱林徽音相识、相知、相爱。但是这些都破灭了,正如康河的水流一样,轻轻地流走了,永远“在我的心头荡漾”。徐志摩没有刻意地渲染他的心情,但是却让我们陷入深思。徐志摩是一个人,而且,他比普通的人更深情。“忧伤永远是诗歌最好的题材”,他的悲歌在康河的水流里一直回荡着。

徐志摩的爱情是纯洁的,像“翩翩地在半空里潇洒”的雪花一样。徐志摩写《再别康桥》是在1928年11月6日,当时他已经和陆小曼处在热恋中,对于他对过去的一段刻骨铭心爱情的留恋,我们有怎么能冠之以“对异国他邦的康桥刻骨铭心的眷恋,是徐志摩的消极方面”呢?卡夫卡曾经说过:没有理解,一切的爱都是徒然。同样,我们对于志摩理解又何尝不是这样的呢?

《再别康桥》的美,美在它的自然,美在它的“清水出芙蓉,自然去雕饰”。这首诗因景生情,情化为物,物我交融,意境幽深。诗人用他浪漫的笔调,把康桥的灵性之所在——康河的优美、宁静,调谐在星光与波光的默契中来,让人觉得万古清新。《再别康桥》柔和轻盈的旋律简直可以和柴可夫斯基的乐曲《天鹅湖》相媲美!

诗是主情的艺术。在浪漫的徐志摩身上,一旦有一点灵感从他的心底迸出来,那么一首清新的诗歌便诞生了。他是一个多情多感之人,而这又是一个浪漫诗人所应该具备的。在志摩的诗歌中,《沙扬那拉第十八首》一直以来让人称道:“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道一声珍重,到一声珍重,/那一声珍重里有着甜蜜的忧愁——/沙扬那拉。”一首短短的小诗,把一位日本姑娘的风姿神韵刻画得惟妙惟肖:她的“一低头的温柔”就像娇羞的水莲花一样让人怜惜,就是“珍重”里也含着“甜蜜的忧愁”。读来让人心酸,而又有着不尽的遐思。德国作家施托姆在《茵梦湖》里把莱茵哈特的初恋情人伊丽沙白比作茵梦湖里的睡莲,而作者笔下的水莲花有何尝不是那样的纯洁呢?作者平淡的语言,平静而自然地写出了在他心中人性的美,人性的善,读来让人震撼。

在志摩的诗中,很多都是极尽自然之美,而自然的美恰恰唤起我们心底最真的感受。

志摩有一首诗《沪杭车上》也是“物我交融,意境幽深”的典型。“一卷烟,一片山,几点云影,/一道水,一条桥,一支橹声,/一片松林,一丛竹,红叶纷纷;”自然地写出了江南的秋色,秋高气爽,枫叶无边,清幽,恬淡。我们只需要闭上眼睛,驰骋我们的思维,去感觉,去聆听,便可以体味出这就像一幅风景画一样在我们的脑中舒展开来了。最后的一句“催老了秋容,催老了人生。”如果作者的写秋为的是写出人生易老,那么能够把秋写得这么美何尝不让人钦佩呢?

“一草一木都是隐喻,万事万物尽含禅理。”是让我们知道物我是相统一的,心变则物移。尽管这是唯心的思维,但在理解物的表象与心灵的变化上又是合理的。

徐志摩的另外一首诗《乡村里的音籁》(选自《志摩的诗》)写着:“小舟在垂柳荫间缓泛——/一阵阵初秋的凉风,/吹生了水面的漪绒,/吹生了两岸乡村里的音籁。”江南农村自然的美,让徐志摩写出了自然的韵;水乡的秋色都化作了优美的旋律。“白云在蓝天里飞行:/我欲把恼人的的年岁,/我欲把恼人的情爱/托付与无暇的空灵——清泯”。能够在心烦意乱的时候听到来自自然的恬静,这是多么让人欣喜的啊!而在人生的苦恼经历中还能给人留下自然的美的诗人,那就更加让人肃然起敬了。自然可以洗却作者心头的忧愁与烦闷,因为自然永远是清新的,作者对世界的爱的单纯追求,也是心灵的超脱吧。

徐志摩在剑桥附近的沙士顿曾经写了一首《夏日田间即景》:"柳条青青,/南风熏熏,/幻成奇峰瑶岛,/一天的黄云白云,/那边麦浪中间,/有农妇笑语殷殷。”作者三言两语便把异国情调刻画成作者心目中的中国的田园风光一样,让人觉得亲切、可爱。“问后园豌豆肥否,/问杨梅可有鸟来偷;/好几天不下雨,玫瑰花还未曾红透;”英国的田园,在志摩的诗里,就像陆游的《陌上桑》一样让人觉得安详。青青的柳条,暖洋洋的熏风,蓝天白云,金黄的麦田,农妇的问候,和谐美丽,这样的情景又怎么能够让人厌倦呢?
徐志摩没有“斗酒诗百篇”的壮举,但是他却能够用自己的心灵去感受大自然最真的东西,他能够感受到最自然的爱。他有着爱生活的浪漫,而且他把这种美好的心境让所有的人来共同分享——他是伟大的。
徐志摩的人生也有失望,也有沉闷,但是始终坚定一个美好的未来,因为他坚信“大空中永远有不昧的明星”(《我有一个恋爱》)。在徐志摩的心中,自然是一部最伟大的书,在自然中他可以摆脱人世的烦恼,从而获得性灵的自由。志摩是潇洒的,他有着别人无法比拟的才气,这种才气加上他的浪漫情调,堪称完美。

在我们能够尽情地享受志摩给我们带来的空旷与清新之间,我们有何必苛刻的批判他呢?我们又为什么剥离他自由向往自然美的一个方面,而硬是扣之以“消极”这顶帽子呢?

那么,让我们擦亮眼睛去欣赏志摩笔下的自然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