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天地 >> 文章正文

[散文]马站着睡觉

上传时间:2009年07月21日 16:53:17    阅读次数:

马站着睡觉

文/管仲乐

是的,没错,马总是站着睡觉的,不管多么疲倦,多么辛劳,多么伤痕累累,它总是以一种独特的,高傲的姿势站立着,,仿佛自己是一个永不言败的战士,马从不屈下自己的双膝,从不在安乐窝中安逸地蜷窝,这是一种独立于世,不获兹垢的态度,马眼里,世界不值得去屈服。

我无数次看到过这样那样的马,在漫漫长路,在沿途小驿,在田间地头。而如今,我要说的是一种特殊的马,一种用亲情和希望撑起自己身躯,支起自己灵魂,扛起无尽疲惫的马。

前方是望不到边际的铁轨,后面是窄窄的站台,人群在铁轨边上,翘首而望,望向天边外,等待着即将到来的火车送自己回到家乡。火车进站了,汽笛声愈来愈近,刚刚还是非常渺茫,霎时间,就变成了一头野兽,一头被长期驱驾而满腹怨气的野兽,野兽一声长啸,缓缓停下了脚步。

列车员打开了车门,站在站台上的人们等待着出站的乘客走尽,每个人都似做好了冲刺的准备,只待最后一位乘客走出车门便一步跨上,找到属于自己的一席之地。但找到一席之地又是如何之难啊,座位都被前一站的乘客占满了,那窄窄是的过道也已是人满为患。但,即便这样,人们却还像浪潮一般勇往直前,因为谁都知道,前方就是自己魂牵梦绕的家乡。

车门关上了,汽笛声起,火车驶向了前方,这列载客用的火车顿时变了性质,像是一辆货运火车,透过窗户向里面看去,能看到的只是黑压压的一片,站着的乘客没有任何活动空间,他们都变成了一座座的雕塑——面朝家乡的雕塑。

家是什么?家就是一块永久的磁石,你与家之间有一个特殊的磁场,即便你离家万里,你也能感受到磁石的吸引,从而寻到自己的根。

雕塑们,你们如此执着,就是要寻找自己的根吧!

这中间有年过花甲的老人,有咿呀学语的孩童,有身体羸弱的妇女。放在平时,他们或许站上一会儿便会疲惫不堪,但此时此刻,在颤抖的火车上,在拥挤的人群中,他们却挺起自己的胸膛,昂起自己的头颅,用双脚抓住足下的一方土地,岿然不动,就像是在烈日下拔军姿的战士,让人觉得似乎有一种力量在向外喷发。

而你是否感受到了一种感动呢?

他们就是一群马啊!虽然他们不会嘶咻,不会奔驰,但他们却又和马一样,每一分,每一秒都在站立着,他们不会疲惫,马的站立或许是生理结构使然,而这群人,用的只有自己的意志,是对故土的怀念,对家的渴望,对亲人的眷恋,让他们拥有了超乎常人的意志。

逢年过节,中国人都要与家人团聚,这是一个源远流长的传统,外国媒体总是对此不解,这个世界上又有哪个国家对自己的根有着这样的感情呢?对家的思恋,那是一种如潮的心绪,每一个人都渴望早点享受到家的温馨,即便那是片刻的,短暂的,这是一种国民心理,家是一个归宿,一个身体的心灵的归宿,即便你走了万里的路,功成名就,官袍加身,你也仍要去回望,回望一路走来的方向,一个人如果没有了根,成功对他有意味着什么呢,我想,那不过是一场虚空吧。

朋友,假如你在外打拼多年,见惯了炎凉世道,尝遍了世间艰辛,那么你就回家看看吧!跟随那些站立的马们,抛下一切包袱,尽情享受着与家乡渐行渐近的美妙感觉,不管你的故乡是在山村还是城市,是草屋还是高楼,惟愿一嗅那在脑海中逐渐消散了的气息。

你有过这样的感受吗?身处异地,满腔哀怨,但只需一听到乡音,便会觉得身上充满了力量,那力量自你一出生便被封印在你的身体里,成为你的永久储备的能源,一旦你被岁月折磨的软弱,被生活压迫的苦困,被前途迷惑的无所适从,那封印已久的力量便会涌出,一瞬间完成能量转换,让你又充满了力量去对抗眼前一切不平。

站立着的人们,站立着的骏马,你们对家的眷恋,漫漫长路也不能消磨,车窗外树木挺直,等待着你们这些归来的游子的阅兵,检阅你的故乡吧!看他的变化,看他的发展,昨夜还在梦中的一切,现在如烟花在你们眼前霎时绽放。

入夜了,困意如潮涌来,归人们仍保持站立的姿势,仔细看去,发现他们每个人都进入了梦乡,脸上皆带着幸福喜悦的笑。

因为,马是站着睡觉的。

站着睡觉的马儿们,一觉醒来,你们将会到达铁轨的尽头,梦的端点。
那儿叫做故乡。